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我們家不是他們家,隔壁這户(高雄市灣愛街35號)究竟是哪裡來的變態惡徒?!


這是我的母親孫蘇珠霞於2010年過世後遺留下來的屋子,我們在40年前買下這棟透天厝(二樓三),居住至今。我母親過世後,產權便過到我住在台北的大哥(孫銘源)名下。歹徒惡鄰(灣愛街35號)7,8年前惡意搬到我們隔壁,無所不用其極對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做壞事(竊聽跟蹤,到處散播謠言破壞我們的名譽及所有的人際),還想搶奪侵佔我們家的屋子,不停夥同灣愛街上的共犯住户及不肖公務人員(包括警察)造謠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甚至造謠我們家是他們家所有,可惡至極!昨晚他們又在對其同夥造謠,慫恿其同夥對我們做壞事,其同夥甚至建議35號的歹徒闖空門將我們家的鑰匙換掉,好讓我們不能進屋…這是什麼恐怖歹徒?他們想偷搶什麼東西,就先造謠那是他們家的!就連我們兩個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既無往來也無爪葛(更遑論糾紛)的女同性戀,他們都敢不停造謠造假(偽造文書)亂扯關係😠😠這完全是强盗綁架犯的心態及手段…好可怕的變態歹徒!為了綁架陌生人、搶奪陌生人的產業無惡不做,無謠不造!這是我們家,不是他們家,我們不認識他們,他們憑什麼敢把惡事做得如此無法無天,如此囂張?!難道就憑他們是有惡勢力包庇,喪心病狂的歹徒嗎?!

相關文章: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
台灣及我們家灣愛街37號的位置
我們的大門上最新的公告聲明
張貼在我們家門牆上的聲明公告
我們家(高雄市灣愛街37號)從未曾出租給任何人
張貼在我們家門牆上的聲明公告
刑事提告三聯單
為什麼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到現在還有飯吃?




















顯示更多心情

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尤其是"高雄市灣愛街35號"這户表面做水電,喑中惡事做盡的犯罪做惡之家,恐怖變態至極,我們連進出家門都不敢經過他們家!
在他們剛搬到灣愛街上(尚未搬到我們隔壁:灣愛街35號),我們就知道他們是在對我們做壞事的歹徒,不可能給他們任何機會和我們扯上關係!!
而這條街大部分的住户都已淪為其共犯同夥,我們不可能與任何人往來!
他們長年集體犯案,集體包庇,集體謀殺我們兩個女同性戀!!
曾有警察及里長,不懷好意提議要帶我們進到"灣愛街35號"去尋找他們裝設在牆上的竊聽器材…被我們拒絕! 搜查歹徒屋內的犯罪器材應該是檢警調單位的工作,
他們這種絕對違背常理的建議,是把我們當傻子還是白痴??....

這個案子最可怕的重點是:我們不認識任何歹徒惡鄰,也不曾與他們有往來瓜葛,至今仍不知他們是誰?他們卻喑中散播謠言,不停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影像,加上闖空門) 和我們亂扯關係,誣衊我們名譽,破壞我們所有的人際,讓我們四處踫壁,走投無路,意圖置我們於死地!甚至隨時伺機要綁架謀殺我們!!可惡變態,邪惡至極!!!!!……






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我們是台灣首例嗎?!

我們時常由新聞報導中得知,許多人在網路上因為發言不慎,而被控告以"公然誹謗"的罪名。因為白紙黑字(雖然是虛擬世界),證據卻十分真確,毋需辯解,罪名很容易便成立。
  每見到此類新聞,我們心中便充滿期盼,期待我們每天不顧後果進一步揭發歹徒惡鄰的犯罪惡行,並使用更貼切的形容詞,形容這些歹徒的齷齪心態與作為,能夠因此快快等到他們聯合起來誣告我們。
  沒想到,一天又一天過去,我們上網已經將近一年半,能夠運用加諸在歹徒身上的形容詞也已用盡,在人類現有,我們所知的詞彙中,再也找不出什麼更貼切的言語好來形容這批長年竊聽跟蹤,並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的歹徒惡鄰。他們看了我們的貼文,因為做賊心虛不敢聯合起來去誣告我們,卻依然執意對我們做壞事,不肯停止他們手中的犯罪惡行。
  我們只能說----
  這批惡徒不知羞恥的程度實在令我倆嘆為觀止。
  難道我們是台灣首例嗎???~~~
  台灣這塊小小島嶼,自從有網路以來,有什麼人像我們一樣,上網寫了一百多篇文章(兩人加起來二百多篇)控訴歹徒的犯罪惡行,加上每天寫噗浪,一年半以來也不知寫了多少字;變態,殺人犯,綁架詐騙集團,糞屎~~~這類的用詞也每天出現在我們的控訴之中,為何至今仍等不到變態的歹徒惡鄰聯合去誣告我們??~~~
  有什麼受害者像我們這樣的嗎??!!~~~
  難怪蓋四樓違建的變態男屋主,曾經在我們門前嗆聲--沒有人像我們這樣的!!~~~
  如果沒有受害者像我們這樣,難道所有的歹徒都像我們的歹徒惡鄰那樣不知羞恥嗎?!
  或者因為他們人多勢眾,彼此加油打氣,不僅泯滅天良,連羞恥心都一併消滅了嗎?!或者天生就無羞恥心,才能在受害者已經知情,並上網揭發公諸於世,還在我們家的門牆上張貼聲明控訴公告,還到警局報案拿了刑事提告三聯單之後,依然持續竊聽跟蹤,亂造謠和我們亂扯骯髒關係!!
  或者依照歹徒的邏輯,他們沒有什麼不敢。因為他們有惡勢力撐腰,配備有最致命的武器(不知是子彈或銀彈?),不僅不會受到法律制裁,還可以繼續胡作非為,對我們這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受害者嗆聲--報警?是在找死啦!!~~
  我們最近每天都報警,每報一次,歹徒的態勢就更囂張,擴音器開得更大聲,還有其它的,意圖干擾我們致死的做惡器材,也發揮很大作用。事實證明,這批歹徒企圖謀殺我們於無形的惡意昭彰,再明白不過。
  如果我們被謀殺至死(不論是被綁架,或被隔牆無形殺害),這批歹徒依然不會放棄他們已經事先散佈出去的謠言--我們不是已經欠債跑路,就是自殺,或是自己身體不好死掉,種種死亡的原因,都完全與他們無關~~~
  而實際上,無論我們是因為什麼原因至死,絕對是被這批完全不認識,也從沒往來的歹徒惡隣以各種有形無形的手段謀殺!!!
  全台灣(是不是全世界,我還不能肯定)最不知羞恥,最變態的做惡集團就存在於我們住家兩邊隔壁!!
  他們日夜非法隔牆竊聽我們當然是非法!怎麼可能是合法!!長達十幾年,以龐大的做惡人脈圍困我們,四處跟蹤我們,無論我們搬到哪裡,都派其同夥住到我們隔壁(或樓上樓下)與我們為鄰,極盡編造謊言,四處造謠破壞我們的工作人際,所有他們能破壞的一切,意圖致我們於死!
  如此不可思議的邪惡犯罪手法,可令被害者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正在被害,到死的那一刻都沒發現,自己早已成為歹徒的做惡目標!就算發覺生活中有些奇怪的事情發生,也很難理出頭緒。如此陰毒,已超乎一般的犯罪型態!
  而為了合理化他們的犯罪惡行,他們除了不停止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還反誣我們網路所寫的一切都是虛擬事件,純粹為了發洩!
  有人虛擬了這麼多事情,這麼久的時間,還沒被告上法庭的嗎??
  我們的住址是虛擬的嗎?我們的姓名資料是虛擬的嗎??~~
  而我倆又為了什麼需要發洩?發洩什麼?這種謠言簡直可惡至極!
  當然,如果歹徒能夠成功綁架我們,自然會刪除我們在網路上的所有控訴,屆時恐怕連我們兩個真實存在的人物,都會在歹徒的惡意謠言裏變成了虛擬人物。
  這就是這批惡徒長年散佈謠言,誣指我們是外勞,外籍新娘,不停以謠言錯亂我倆身份的原因。
  其實,真正的虛擬人物及虛擬事件是存在於這批歹徒惡鄰所精心編造,刻意散播的謊言裡。
  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與他們毫無瓜葛,至今不知他們為何要謀害我們至死。
  曾經有警察提醒我們,如果我們指控什麼人是"殺人犯",對方其實不是殺人犯,就可以告我們"誹謗"~~~
  我們當然知道,當然願意負所有的法律責任!!
   我們的文章與控訴字字真實,這批歹徒就是---
  殺人犯!!!!!!!!
  而且是變態殺人魔!!!
  我們是台灣首例嗎?每天都有警察在網路上巡邏,沒有人看到我們的貼文嗎????
  什麼時候,執法人員才要搜出歹徒惡鄰的竊聽做惡器材,將這批惡徒繩之以法,判之以該有的刑罰,還我們受害者該有的公道公平!!
  
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7號(陳約伸與孫淑玲的住處)
緊鄰左右兩邊的鄰居(高市三民區灣愛街35,39號)都是無惡不做,無謊不說的殺人魔,是個龐大的做惡集團,混居在一般鄰里,表面以正當職業做掩護(例如包水電工程),假裝成善良百姓。他們除了隔牆竊聽干擾跟蹤,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還收買灣愛街上的其他住戶,成為他們的共犯,假人證,共同加害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與他們毫無瓜葛的弱女子。

他們以人海圍困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也無瓜葛往來的女同性戀,竊聽跟蹤,造謠破壞我們的名譽,以各種變態的犯罪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偷竊搶奪我們!他們所有的惡意騷擾都是為了逼迫受害者無法安居樂業,讓受害者不斷搬家,他們才能不斷搶奪受害者的產業!有人被輕易詐騙,有人被謀財害命,有人被逼至死…而像我們倆既不被騙也不甘心被榆搶,選擇極力控訴至死的受害者,他們就造謠抹黑我們,誣指我們是精神病,徹底破壞我們的名譽,還每天伺機綁架謀殺我們!他們更想利用不肖務人員(包括警察),以公權力羅織我們罪名,假執法真綁架!!
本文原發表於UDN部落格(2013.12.20)

2018年1月18日 星期四

我們從來不曾與任何人合夥投資買賣任何東西

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年輕時曾經在工廠工作,當過作業員; 我們也曾經在政府機構上班,是公務人員; 我(陳約伸)曾經是文字工作者,撰文維生…或在出版社工作,擔任過美工人員; 我們倆也曾經是打字人員; 淑玲還曾經在台北的"明德春天百貨公司"任職過數年的收銀員。
我們擔任過以上這些工作,就是不曾做過生意,不曾做過商人(不論是在現實中或網路上)!更不曾和任何人合夥投資買賣過任何東西!!

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不知哪來的犯罪做惡集團,為了詐騙不知情的人,更為了合理化他們的犯罪惡行,徹底破壞我們的名譽,夥同不肖公務公員(包括警察以及鄰里長),還有許多共犯,包括灣愛街上許多被收買的住户,長年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和我們兩個完全不知他們是誰的女同性戀亂扯關係,誣指我們與他們有金錢或其他骯髒瓜葛,甚至連不知哪來的小孩都造謠到我們頭上...可惡變態至極!
一般人很容易被唬弄,或自以為是,誤認為我們和歹徒有糾紛或瓜葛,才會成為受害者,才會被這個做惡集團長年隔牆竊聽,跟蹤造謠破壞名譽…
事實不然!難道所有被偷被搶被害的受害者都是和加害者有瓜葛才會被害嗎??????……
歹徒犯案的目標必定是和他們有瓜葛的人嗎???……
當然不是!
弱小的、人單勢孤的、絕對無力反抗的,像我們這種真正良善的弱女子,最容易成為歹徒的犯罪目標!尤其這個做惡集團成員龐雜,又有惡勢力包庇,他們遂把惡事做得安心自在,完全不怕法律制裁,甚至造謠他們是在做好事…
當我們在網路上留言揭發控訴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做惡集團對我們的犯罪惡行,居然有人回應嗆聲:做好事不行嗎?!

這二十幾年來,不論我們搬到哪裏,這個做惡集團都派不同的歹徒惡意搬到我們隔壁或樓上樓下當我們鄰居,日夜隔牆竊聽我們,這是好事嗎?跟踪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造謡造假(偽造文書影像)和我們亂扯關係,毁謗汚衊我們的名譽是好事嗎??……

把不知哪來的小孩造謡到我們兩個女同性戀頭上又算什麼好事?....
長年無端無理集體迫害霸凌我們,暗中鬥爭我們,把我們兩個完全不知他們是誰的女同性戀迫害到無路可走,一無所有,這批歹徒依然不放棄綁架謀殺我們的意圖,這也是好事嗎?!……

當然啦,對於這批無惡不做喪心病狂的歹徒而言,偷拐搶騙是好事,暗中把無辜的人害死,不僅不必償命,還可因此得利,更是天大的好事!

這二十年來,這個做惡集團還不知冒用我們的身份(陳約伸、孫淑玲)做過多少壞事,詐騙過多少人!尤其是我的名字~~陳約伸,非常不女性化,必定遭男的歹徒冒用,以此誣衊我的同性伴侶"孫淑玲"是異性戀……
好可怕的犯罪手段,為了和我們兩個女同性戀亂扯關係,這個做惡集團無謠不造,無謊不說,無恥至極!

更可怕的是既冒用我們的身份,又散播謡言(甚至偽造文書)誣指我們不是陳約伸,不是孫淑玲...如此恐怖的犯罪手段,超乎想像,邪惡至極!

相關文章:

警察在這個可怕案件裡究竟扮演什麼角色?!
我們從來没有申請過信用卡,從不曾有卡債!7

為什麼我們要在網路上公佈個資?

為什麼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到現在還有飯吃?

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對我們兩個女同性戀的好意?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我們不抽煙,不喝酒,更不懂賭博!

我們不抽煙,不喝酒,更不懂賭博!這三樣東西不存在我們的生活裡。必須如此聲明是因為歹徒惡鄰(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39號)這個做惡集團不停造謠汚衊我們的名譽,甚至偽造文書影像(甚至闖空門)和我們亂扯關係,把他們的惡行造謠到我們頭上!
會抽煙喝酒賭博的是這批歹徒,不是我們!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認識他們,不知他們是誰,更從未有往來或瓜葛!只知道他們是一批做奸犯科的變態歹徒!!
在我們的價值觀裡,賭博是種惡習,我們不會也不可能(更不願意)認識為非做歹,做奸犯科的低賤賭徒!!!!!!!……
(本文批判的對象只限於歹徒惡鄰及其同夥,不包括其他人。)








相關文章:我們從來不曾申請信用卡

2017年10月30日 星期一

警察在這個可怕案件裡究竟扮演什麼角色?!

多年來警方一直試圖將歹徒惡鄰(高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變態做惡集團無端加害我們兩個女同性戀的刑事案件導向"私人糾紛"…直接或間接,有意或無意幫歹徒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110的警察甚至誣指我們住在"灣愛街35號",我們報警是因為自家糾紛…)
可惡至極!事實上,我們倆住在"灣愛街37號,我們不認識任何歹徒惡鄰!警察刻意(或惡意)淡化這個做惡集團的邪惡程度,只為了模糊焦點,誤導一般正常人,不讓太多人知道事情真相,因此而心生警戒!不論是在網路上或現實生活中,看到聽到我們對歹徒惡鄰的控訴的人,若被欺騙唬弄,誤以為我們是與歹徒有糾紛或瓜葛才會遭害,自然覺得事不干己!如此一來,就算有歹徒(像是灣愛街35,39號)這種做惡集團搬到隔壁當他們的鄰居,他們也不會察覺有異,還會欣然接受歹徒的偽善的好意,最後落到被害到莫名其妙的下場,或許還要怪天怪地,怪自己命運多舛,或居家風水不好…被偷搶到不知不覺,可能還把扮白臉的偽善歹徒當成慈悲無比的救命恩人……
讓被害者完全没有警戒心防,歹徒偷搶拐騙的惡事才能做得順心順利!
這批歹徒以隔牆竊聽(包括竊聽電話)的犯罪手法為基礎,日積月累熟悉被害者,如果又能成功詐騙受害者,就幾乎無惡不成就: 無論是暗地裡偷竊,或是表面偽善的搶奪,不論是有形或無形的犯罪利益,也不論是財產或生命……

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變態做惡集團,從台北到高雄,不同的歹徒使用相同的犯罪手法:
在他們自家屋內裝設竊聽偵測器材"隔牆"竊聽我們的生活隱私,偵測偷窺(闖空門偷装針孔攝影機) 我們在屋內的一舉一動,以此變態可怕的犯法犯罪惡行,長年干擾騷擾我們,四處散播謠言毀謗我們,讓我們無法安居樂業,逼得我們到處搬家,迫害我們陷入困境,在迫害我們的過程中,他們不停將其他人拖下水,越多人成為其共犯,他們就越得利…這批歹徒似乎將加害我們兩個女同性戀這件惡事,搞得像"老鼠會"一樣……
警察不知道嗎?警察當然比我們受害者還清楚千萬倍…這批歹徒究竟在暗地裹搞什麼鬼!!!!!!!……
重點是:我們不認識他們,既無瓜葛也無往來,至今仍不知他們是哪裡搬來的變態歹徒!!!……我們兩個相愛相依32年的女同性戀是純粹無辜無知的受害者!!
這個做惡集團不停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和我們亂扯關係,既毀壞我們的名譽,又欺矇一般大眾,是這個案件當中最邪惡變態恐怖的犯罪手段!!

請問高雄市警察:我們已經提過兩次刑事告訴,你們什麼時候才要派電信警察來偵測這個做惡集團(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装設在他們自家牆上的竊聽器材?不要再推託說謊你們找不到證據!既不派電信警察來偵測,也不教歹徒惡鄰去反告我們,只是不停誤導模糊焦點,放任歹徒持續竊聽跟蹤,監控我們的一舉一動,並造謡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究竟是什麼意思?!…你們要怠忽職守到什麼時候?直到我們兩個女同性戀被害到只剩一人,你們才要幫歹徒惡鄰出手假藉公權力綁架我們,是不是?......(附註:這句話確實出自某個警察之口,必是"灣愛街35號"的共犯同夥,幾年前到歹徒惡鄰門前交待他們稍安勿噪,等到我們剩下一個人時,他們(警察)再來收拾……


請問高雄市警察:我們已經提過兩次刑事告訴,控告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共九人,你們若查無實證,我們就是犯了誣告罪,你們什麼才要教這九個歹徒來反告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女同性戀???!!
我們對歹徒惡鄰(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39號)的控訴是現在進行式;我們若誹謗侮辱了他們,也是現在進行式;我們若誣告了他們,九個被我們提告兩次的歹徒隨時可以去反告我們!為什麼他們不?!
更何況,我們總共告了9個人!9個!不是一個或兩個!這九人竟如此同心同意,沒有一個要來反告我們…世上有這種事嗎??…
因為這批歹徒偽造太多影像及文書,和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女同性戀亂扯關係,因此而做賊心虚,不敢反告我們!

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因為做賊心虚,至今仍不敢去反告我們!就連我們的兩次提告,都被胡亂結案。我們從不曾收到正式公文,這輩子從未上過法庭!

每天報警的是我們兩個女同性戀:陳約伸與孫淑玲!不是"高雄市灣愛街35號"!他們何必報警?就直接反告我們…

我們對九個歹徒惡鄰提告兩次(刑事罪),這九個人至今仍不去反告我們,如此違反常理的事情竟發生在台灣這個法治社會!擺明了集體犯案集體包庇、集體喪心病狂謀殺我們兩個人單勢孤的女同性戀!!!


高雄市警方,你們若畏懼這個做惡集團(灣愛街35,39號)背後的惡勢力,而不敢將他們繩之以法,請你們敦促他們要有點人類基本羞恥心,趕快去反告我們,而不是繼續造謡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邪惡變態至極!!!......

天底下有哪個不做壞事的良民甘願被誣告?又長年被公然誣衊侮辱(不論是視實還是網路)而遲遲不反告?高雄市警察,你們是在說什麼違背良知的可惡笑話?!
更何況,"灣愛街35號"這户全世界最無恥變態的歹徒惡鄰,早已多次聚眾在我們緊閉的大門前恐嚇我們:"竊聽你們又怎樣?報警?找死!…" 歹徒惡鄰早已囂張承認他們犯法犯罪的惡行,警方卻極力替他們脱罪漂白,這究竟代表什麼意涵??……

我們兩個相愛相依33年的女同性戀,是清清白白,行為端正,人際單純,真正良善,不做壞事的弱女子,卻被這個做惡集團(高市灣愛街35,39號)夥同不肖員警,長年暗中抹黑誣衊毀謗,將歹徒他們自己的種種犯罪惡行造謠到我們頭上(賭博,吸毒,賣淫,偷竊, 滛亂)…甚至造謠我們是冒用他人身份的可疑人物…這些造謠的犯罪手段都是為了綁架謀殺我們預做準備!

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因為做賊心虛至今不敢去反告我們,只想慫恿其警察同夥利用公權力(或不穿制服)犯案,綁架謀殺我們!!…我們親耳聽過"灣愛街35號"的歹徒(當時夜深人靜) 在我們大門外,如何慫恿挑撥其同夥警察對我們做犯法犯罪惡事……

以下附圖為:這二十年來,從台北到高雄,我們因為這個做惡集團對我們種種的犯罪惡行,前往報案的警察局~~~
警察辦案或許還要看許多人的臉色,像我們這種没有任何關係背景的受害者,並非他們要幫助的對象;何況我們所遭遇的不是普通的歹徒!警察不會替我們抓歹徒,每一個警察局的警察都建議我們搬家,…於是我們不停搬家,最後從台北搬回高雄……結果這批歹徒依然不放棄他們的犯罪惡行,依然派不同的歹徒住到我們隔壁或樓上樓下當我們鄰居…因此,建議受害者搬家這個方法,對於這種非比尋常的做惡集團而言,是没有用的!!!……

~~台北市信義分局

台北市六張犁派出所

台北市五分埔派出所

高雄市鼎山派出所







相關文章:刑事提告三聯單
我們是台灣首例嗎?!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
相關文章:現實人生,非小說!
相關文章:驚心動魄的一年
相關文章:我們的四季(春)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我們從來没有申請過信用卡,從不曾有卡債!

現代人幾乎人人都擁有信用卡,尤其在台灣發卡浮濫,以此變相鼓勵消費(或鼓勵負債)。
我們兩個相愛相依32年的女同性戀(孫淑玲,陳約伸)這輩子從來不曾擁有過信用卡,從來都使用現金消費,因此我們不曾有過卡債!更不曾與所謂的地下錢莊打交道……我們寧可被害到活活餓死,也不可能自跳陷坑!!
我們名下無資產,也無負債,在這世上我們惟一的債主就是我大哥~孫銘源(住在台北)~!
這批不知哪來的變態歹徒(灣愛街35,39號)不停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和我們兩個既不曾與他們有往來,也不曾有瓜葛的女同性戀亂扯關係,到處誣衊破壞我們的名譽,他們之所以敢如此無法無天,是因為有太多不肖公務人員都淪為歹徒的共犯同夥(包括鄰里長及警察),他們集體犯罪,集體包庇,欺人太甚,可惡至極!!

附註:為什麼我們從來不想申請
信用卡?因為我們認為:為了日常消費而向銀行預支款项,再去支付利息,是件很划不來的事情。對於我們而言,信用卡是不必要的東西。







我們不抽煙,不喝酒,更不懂賭博!
我們從來不曾與任何人合夥投資買賣任何東西
相關文章:為什麼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到現在還有飯吃?
相關文章:刑事提告三聯單
相關文章:大門上最新的公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