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我們從來不需要瘦身或運動健身,也從不"養生"!

我是孫淑玲,我和約伸從小都是瘦弱體質…(我是家中老么,我母親40幾歲生下我,我是我們家兄弟姐妹當中最矮小,身體狀況最差的)…
約伸雖然有一個疼愛她的母親,但因父親早逝,家庭經濟狀況不好---她的母親身體也弱---約伸從小就體弱多病…因此對我倆而言~~"減重"是永遠没有必要的!只要稍不注意,我們的體重就會直線滑落……因此讓我們的身體健康起來,是我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
我們不僅從來不需要減肥(我們需要的是增加體重),也從來不健身或養生……我們騎腳踏車是不得已,並非為了運動…因為長年被一批不知哪來的惡徒迫害,導致生活困頓,除了腳踏車,我們買不起其他交通工具……
至於養生,那是不愁吃穿的幸福人才要煩惱的事,對於我們兩個隨時都會被迫害至死的人而言,是個笑話!



我(孫淑玲)的體重以及我親手縫製的衣服

我是孫淑玲,我目前的體重是我這輩子“最重”的。
民國75年我從高雄老家(高雄市灣愛街37號)上台北找約伸(當時她在松山税捐處上班),有好幾年的時間體重都只有35公斤,身體狀況也很差…在台北十幾年間,慢慢調養,18年前搬回高雄,體重也只有45公斤;14年前我們從明誠路某棟大樓搬回老家(灣愛街37號),體重也還不滿50公斤;經過幾年才超過50公斤(這是常吃澱粉的結果)…
歹徒惡鄰(灣愛街35)最變態的男、女屋主,今天中午(2018,10,18)竟然在我們大門邊對其同夥造謠我(孫淑玲):比以前瘦……以前多麼胖……??!!
真是他娘的變態至極!
我這輩子還不曾像現今這麼“重”過,過去的我比較瘦!
況且我們又不認識他們,我們胖或瘦又干他們什麼事?!
為了破壞我們的名譽,變態歹徒不停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甚至錯亂我們的身份,誣指我們是張三或李四,與他們有什麼骯髒瓜葛……
如此胡亂造謠,簡直可惡變態至極!

這張照片是我剛上台北時(民國75年),我和約伸上陽明山所拍攝,當時的體重只有35公斤。


2018.10.18 約伸為我拍照(高雄市公園),目前的體重是我這輩子最"重"的!



我(孫淑玲)把縫紉車從三樓搬到二樓,我母親生前的臥室裡。因為三樓的鐵皮屋頂被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號)在7,8年前蓋違建時惡意破壞,下大雨時多處會漏水,為了避免我的縫紉車被雨水淋濕,於是搬下二樓;往後我就在這裡裁製縫紉我的衣服。
因為我們長年被迫害,除了生活必需的開銷之外,並没有多餘的錢買衣服,只好拿我母親遺留的布料及我和約伸當年住在台北時所買的布料,為自己製作衣服。我身上所穿的每件衣服,都是我自己縫製的(冬天外套除外)。






手邊的衣服已縫製完成,今天2018.10.18)穿出門並要"約伸"幫我拍照po上網。必須如此大費周章是因為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不知哪來的做惡集團,除了長年隔牆竊聽,跟蹤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還時常闖空門偷竊搞破壞,翻動偷走我的版樣,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甚至造謠我穿的衣服是他們幫我做的…事實上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從未有往來或瓜葛,這麼無恥的謊言也編造得出來!我外出穿的每件上衣都是我自己打版,一針一線縫製的!他們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又有什麼機會幫我們做什麼?!我們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是在加害我們的歹徒,怎麼可能讓他們有機會和我們扯上關係?!真是變態無極限,這批惡徒看我們倆人單勢孤好欺負,就把對我們做壞事當成應該的,還隨時伺機要綁架謀殺我們…可怕可惡至極!!

這件衣服是我以母親遺留下來的旗袍布料縫製的。

我(孫淑玲)的年紀還比陳約伸大三個月!

我是孫淑玲,今年(2017) 54歲,我的母親"孫蘇珠霞"於2010年過世,如果她到今天還活著也已經九十七歲了。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這個變態做惡集團竟造謠我的女同性戀伴侶"陳約伸"是我母親…真的很可惡!陳約伸還比我年紀小三個月,只因為身體狀况不好,加上父母遺傳,早就有白頭髮…
我們兩人先天及後天的條件差,都長得又瘦又小,兩個人的體重加起來不到90公斤 …(其實我倆身高差不多,出門在外時,我看起來比陳約伸高,是因為我穿了比較高的厚底鞋)...加上長年被迫害,健康情況更差,只剩一口氣,全部用來揭發控訴歹徒惡鄰(高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做惡集團對我們所有無恥邪惡的犯罪惡行……
只是我們孫家的遺傳就是不容易有白頭髮…我母親九十歲過世時頭髮還未全白……
為了和我們兩個完全不知他們是誰的女同性戀亂扯關係,徹底破壞我們的名譽與人際,這批歹徒無謊不說,無謠不造,真的可惡變態至極!!


為什麼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到現在還沒活活餓死?

我是孫淑玲,2001年我和約伸搬回高雄老家(高市三民區灣愛街37號),這個不知哪來的做惡集團依然持續迫害我們,讓我們十幾年找不到工作(只有在2016,5~10 月,我在高雄愛買工作,直到其結束營業)……我們兩人至今還没有活活餓死,是因為我的親手足大哥"孫銘源"(住在台北)的接濟,條件是-----斷絕手足關係,我答應了,為了有飯吃,我只能答應!!!
至於我們家(灣愛街37號),我大哥孫銘源說就讓我住到我有能耐搬走為止。
必須如此聲明是因為: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做惡集團,不停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加上闖空門)和我們兩個女同性戀亂扯關係,誣指我們與他們有骯髒瓜葛……甚至造謠我們的生活過得多奢侈,而事實上我們不認識任何歹徒,也不與任何人往來,更從未與這批歹徒有過任何瓜葛!
這十幾年來我們的生活是在貧窮線以下,通常一天只吃兩餐,一包不到10的泡麵時常是我們的主餐…
最近(2018,6) 我們不得已買了一輛腳踏車,因為近二十年的舊腳踏車已經老舊不堪,又被這個做惡集團不停破壞,鏈條斷裂,再也無法修理,只好到家樂福買台新的。我們必須挨餓好幾個月才買得起這輛車…
這批長年竊聽跟蹤迫害我們的歹徒造這種可惡的謠言就為了讓一般人不相信我們的實話,進而對我們產生不正確的觀感…這批歹徒如此可惡變態的犯罪手法,已超乎言語能形容!!……


快速了解我們所遭遇的迫害

1. 我們是兩個人際單純,生活圈狹小的女同性戀,也是真正良善的普通百姓。我們不認識任何歹徒,既無瓜葛也無往來,至今仍不知他們是誰?從哪裡來?也不知道他們為何要長年迫害我們?!
只知道他們是個龐大的做惡集團,掛勾許多不肖公務人員(包括鄰里長,警察…)
2. 這20幾年來,從台北到高雄,無論我們搬到哪裡,這個做惡集團都派歹徒尾隨,住到我們隔壁或樓上樓下,惡意搬來當我們鄰居;甚至收買原有住户成為他們的同夥。
3. 這個做惡集團使用匪夷所思,變態至極的犯罪手段迫害我們…
(A) 在他們住家牆上裝設高科技竊聽器材,一年365天,曰日夜夜,分分秒秒竊聽監視我們在自家屋內的一舉一動。
(B) 當我們外出,不論到哪裡,他們就尾隨跟蹤,集體監視我們的行動。還長年闖空門,偷裝針孔攝影機,偷窺我們在屋內的一舉一動,且無所不偷竊,連半包鹽都偷。因為我們没有任何值錢的財物,歹徒惡鄰於是偷用並破壞我們的電器,還造謠他們是租房子在我們家的房客,或者我們家(灣愛街37號)是他們(灣愛街35號)所有,我們是租屋的房客。
(C) 天羅地網圍困我們,孤立我們,破壞我們所有的人際,到處散播謠言誹謗我們的名譽,編造虛假情節和我們亂扯關係,誣指我們與他們有各種瓜葛…甚至偽造文書影像在現實中及網路上散播誣衊我們。
(D) 交代施壓所有的商家及企業不要僱用我們,讓我們長年四處踫壁,以致生活陷入困境。
(E) 拿我們當幌子到處招摇撞騙,甚至以我們的代言人自居。
(F) 歹徒惡鄰(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39號)隨時伺機要綁架謀殺我們…因為我們不會到任何危險的地方,進出門的那一刹那就是最危險的時刻!他們甚至掛勾警察,企圖誣陷我們成罪,假藉公權力綁架我們!
(G) 每天既竊聽又惡意吵鬧我們!時常恐嚇驚嚇我們,意圖使我們心生恐懼,無法安居,一直搬家!…(多年前35號的歹徒還曾聚眾到我們緊閉的大門前嗆聲恐嚇:竊聽妳們又怎樣?…報警找死!)…我們若搬家,他們就重複所有的犯罪惡行,永無休止…
(H) 近年來我們開始在現實中及網路上控訴他們可怕的犯罪惡行,為了掩人耳目,這批歹徒便造謠我們有被害妄想症,失憶症,精神病…酗酒…
(I) 我們已提過兩次刑事告訴(共提告九人),門牆上也張貼了許多聲明公告,他們至今不敢去反告我們,卻持續所有的犯罪惡行,意圖將我們迫害至死!



相關文章:刑事提告三聯單

這是我們兩個在一起32年的女同性戀(陳約伸、孫淑玲)對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共九人所提起的刑事告訴三聯單,罪名是:妨害名譽、妨害秘密、恐嚇、竊盜、毁損、偽造文書……
這5,6年來我們共提過兩次刑事告訴,這是三民區鼎山派出所在我們做完筆錄之後,開給我們的報案三聯單。
從台北到高雄,二十多年來,這個恐怖變態做惡集團沒有一天不對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根本不知他們是誰的女同性戀做壞事!他們的惡行包括:日夜隔牆竊聽我們的生活隱私、跟蹤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到處散播謠言破壞我們的名譽、以編造的謊言在暗地裹毁謗我們,最恐怖的是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及照片影像)和我們亂扯關係,破壞我們的人際、工作,以人海將我們圍困成孤島,讓我們四處碰壁,生活陷入困境!即使我們在台北搬家數次,最後還搬回高雄老家,這個做惡集團依然使用同樣犯罪手法加害我們:把原有住户趕走,再派歹徒住到我們隔壁或樓上樓下當我們隣居,集體竊聽監視圍困我們,我們外出,他們便闖空門偷竊,還破壞我們的電器,偷裝針孔偷窺……
我們至今仍不知這批歹徒為何要以如此變態邪惡的犯罪手段置我們於死?!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
這批歹徒之所以敢長年對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做壞事,囂張狂妄到無法無天,是因為有不肖民代、不肖員警、不肖公務人員包庇(包括鄰里長),還有灣愛街上有太多住户為了犯罪不義之財已淪為他們的共犯同夥!
自從我們從台北搬回高雄,這十幾年來我們不止提過兩次刑事告訴,報警無數次…所有能投訴的信箱都寫過不止一次~~總統府(馬英九時代)、行政院長、警政署長、法務部、高雄市警察局長…奇怪的是無論哪個層級最後都會把這案子丢回我們的轄區警局~~鼎山派出所…結果都一樣:浪費時間!! 警察繼續包庇歹徒,歹徒依舊囂張…


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因為做賊心虚,至今仍不敢去反告我們!就連我們的兩次提告,都被胡亂結案。我們從不曾收到正式公文,這輩子從未上過法庭! 








相關文章:為什麼我們要在網路上公佈個資?
相關文章:我們的身份證件及户籍資料
相關文章:我們的同性伴侶證及公文書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我(孫淑玲)的體重以及我親手縫製的衣服

我是孫淑玲,我目前的體重是我這輩子“最重”的。
民國75年我從高雄老家(高雄市灣愛街37號)上台北找約伸(當時她在松山税捐處上班),有好幾年的時間體重都只有35公斤,身體狀況也很差…在台北十幾年間,慢慢調養,18年前搬回高雄,體重也只有45公斤;14年前我們從明誠路某棟大樓搬回老家(灣愛街37號),體重也還不滿50公斤;經過幾年才超過50公斤(這是常吃澱粉的結果)…
歹徒惡鄰(灣愛街35)最變態的男、女屋主,今天中午(2018,10,18)竟然在我們大門邊對其同夥造謠我(孫淑玲):比以前瘦……以前多麼胖……??!!
真是他娘的變態至極!
我這輩子還不曾像現今這麼“重”過,過去的我比較瘦!
況且我們又不認識他們,我們胖或瘦又干他們什麼事?!
為了破壞我們的名譽,變態歹徒不停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甚至錯亂我們的身份,誣指我們是張三或李四,與他們有什麼骯髒瓜葛……
如此胡亂造謠,簡直可惡變態至極!

這張照片是我剛上台北時(民國75年),我和約伸上陽明山所拍攝,當時的體重只有35公斤。


2018.10.18 約伸為我拍照(高雄市公園),目前的體重是我這輩子最"重"的!



🔴所有被詐騙、誤信歹徒惡隣(高雄市灣愛街35號)謊言的人,趕快拿布料去請他們縫製衣服;看他們這户表面做水電,暗中無惡不做、無謊不說的罪惡之家能做出什麼鬼東西來?…

我(孫淑玲)把縫紉車從三樓搬到二樓,我母親生前的臥室裡。因為三樓的鐵皮屋頂被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號)在7,8年前蓋違建時惡意破壞,下大雨時多處會漏水,為了避免我的縫紉車被雨水淋濕,於是搬下二樓;往後我就在這裡裁製縫紉我的衣服。
因為我們長年被迫害,除了生活必需的開銷之外,並没有多餘的錢買衣服,只好拿我母親遺留的布料及我和約伸當年住在台北時所買的布料,為自己製作衣服。我身上所穿的每件衣服,都是我自己縫製的(冬天外套除外)。




手邊的衣服已縫製完成,今天2018.10.18)穿出門並要"約伸"幫我拍照po上網。必須如此大費周章是因為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不知哪來的做惡集團,除了長年隔牆竊聽,跟蹤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還時常闖空門偷竊搞破壞,翻動偷走我的版樣及布料,偷去造謠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甚至造謠我穿的衣服是他們幫我做的…事實上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從未有往來或瓜葛,這麼無恥的謊言也編造得出來!我外出穿的每件上衣都是我自己打版,一針一線縫製的!他們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又有什麼機會幫我們做什麼?!我們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是在加害我們的歹徒,怎麼可能讓他們有機會和我們扯上關係?!真是變態無極限,這批惡徒看我們倆人單勢孤好欺負,就把對我們做壞事當成應該的,還隨時伺機要綁架謀殺我們…可怕可惡至極!!

36年前,我以我母親的這塊旗袍布做了一件裙子,後來(民75年)帶去台北(和約伸在一起).19年前自台北帶回高雄.現在我把裙子拆了,做了這件衣服。
...約伸說她喜歡這袖子的樣式。


一個多月前以30幾年的綠色老布料裁製這件衣服,今天(2019,4,6)早晨在公園約伸幫我拍的照片。

這件藍色上衣是我以母親遺留下來的旗袍布料縫製的。


這件紅色絨布上衣,"衣身"是用我母親(孫蘇珠霞)遺留下來的布料,"袖子"是我於40年前在高雄菜市場地攤,以100元購買的布料縫製而成。
這是今晨(2018.10.23)約伸在公園幫我拍的照片。





這件上衣是我最新縫製的,用我母親遺留下來的布料(布料的歷史約有40幾年)親手製作而成。今天(2018.11.28)在凹子底公園以及明誠路上的超市門口,約伸為我拍照留影為證。

相關文章:我們從來不需要瘦身、健身,也從不不"養生"!

我是孫淑玲,我和約伸從小都是瘦弱體質…(我是家中老么,我母親40幾歲生下我,我是我們家兄弟姐妹當中最矮小,身體狀況最差的)…
約伸雖然有一個疼愛她的母親,但因父親早逝,家庭經濟狀況不好---她的母親身體也弱---約伸從小就體弱多病…因此對我倆而言~~"減重"是永遠没有必要的!只要稍不注意,我們的體重就會直線滑落……因此讓我們的身體健康起來,是我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
我們不僅從來不需要減肥(我們需要的是增加體重),也從來不健身或養生……我們騎腳踏車是不得已,並非為了運動…因為長年被一批不知哪來的惡徒迫害,導致生活困頓,除了腳踏車,我們買不起其他交通工具……
至於養生,那是不愁吃穿的幸福人才要煩惱的事,對於我們兩個隨時都會被迫害至死的人而言,是個笑話!




為什麼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到現在還沒活活餓死?

我是孫淑玲,2001年我和約伸搬回高雄老家(高市三民區灣愛街37號),這個不知哪來的做惡集團依然持續迫害我們,讓我們十幾年找不到工作(只有在2016,5~10 月,我在高雄愛買工作,直到其結束營業)……我們兩人至今還没有活活餓死,是因為我的親手足大哥"孫銘源"(住在台北)的接濟,條件是-----斷絕手足關係,我答應了,為了有飯吃,我只能答應!!!
至於我們家(灣愛街37號),我大哥孫銘源說就讓我住到我有能耐搬走為止。
必須如此聲明是因為: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做惡集團,不停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加上闖空門)和我們兩個女同性戀亂扯關係,誣指我們與他們有骯髒瓜葛……甚至造謠我們的生活過得多奢侈,而事實上我們不認識任何歹徒,也不與任何人往來,更從未與這批歹徒有過任何瓜葛!
這十幾年來我們的生活是在貧窮線以下,通常一天只吃兩餐,一包不到10的泡麵時常是我們的主餐…
最近(2018,6) 我們不得已買了一輛腳踏車,因為近二十年的舊腳踏車已經老舊不堪,又被這個做惡集團不停破壞,鏈條斷裂,再也無法修理,只好到家樂福買台新的。我們必須挨餓好幾個月才買得起這輛車…
這批長年竊聽跟蹤迫害我們的歹徒造這種可惡的謠言就為了讓一般人不相信我們的實話,進而對我們產生不正確的觀感…這批歹徒如此可惡變態的犯罪手法,已超乎言語能形容!!……


我(孫淑玲)的年紀還比陳約伸大三個月!

我是孫淑玲,今年(2017) 54歲,我的母親"孫蘇珠霞"於2010年過世,如果她到今天還活著也已經九十七歲了。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這個變態做惡集團竟造謠我的女同性戀伴侶"陳約伸"是我母親…真的很可惡!陳約伸還比我年紀小三個月,只因為身體狀况不好,加上父母遺傳,早就有白頭髮…
我們兩人先天及後天的條件差,都長得又瘦又小,兩個人的體重加起來不到90公斤 …(其實我倆身高差不多,出門在外時,我看起來比陳約伸高,是因為我穿了比較高的厚底鞋)...加上長年被迫害,健康情況更差,只剩一口氣,全部用來揭發控訴歹徒惡鄰(高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做惡集團對我們所有無恥邪惡的犯罪惡行……
只是我們孫家的遺傳就是不容易有白頭髮…我母親九十歲過世時頭髮還未全白……
為了和我們兩個完全不知他們是誰的女同性戀亂扯關係,徹底破壞我們的名譽與人際,這批歹徒無謊不說,無謠不造,真的可惡變態至極!!



相關文章:為什麼我們要在網路上公佈個資?
相關文章:我們的身份證件及户籍資料
相關文章:我們的同性伴侶證及公文書


2018年10月9日 星期二

我們30幾年前的照片,圖書館證以及老電視

在陽明山上,請陌生遊客幫我們拍照。
當時我們的體重~~
孫淑玲:35公斤;陳約伸:40公斤



陽明山及外雙溪畔,我們為彼此拍攝的照片




民國80年代的圖書館證件,還未電腦代的年代,借閱每一本書都要人工登記。



這台電視是我們民國75年,在台北市八德路上靠近松山税捐處的電器行買的,已有三十幾年的歷史。這也是截至目前為止,我們所擁有的惟一一台電視。自從2012.6.30電視數位化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電視可以看了。




我們在網路上使用的大頭貼照片(除了這些,没有別的)


陳約伸,英文名:Jill Chen,(女,出生於1963,12,03。
出生地:屏東市
籍貫:高雄市

我們在網路上使用的大頭貼照片(除了這些,没有別的),而且我們必定使用真實的中文姓名。
我們從未在網路上冒用他人頭像,或更改性别資料,假冒男生!亦從未在現實生活中假扮男生!我們是女同性戀,心理及生理性别都是女生!!




🚫我們從來不曾以"影片"或"照片"記錄我們日常的生活情形…也不曾以 "直播" 的方式將自己的生活情形公開在網路上!更從未將我們的"聲音"以有線或無線的方式公開傳播,供人收聽!🚫
幾年前我們倆為彼此拍攝的照片都已貼在網路上,除了這些早已公佈的照片,再没有別的!這二十幾年來我們倆不曾合照, 也不曾與其他人合照,有了手機之後也不曾使用手機自拍,更不曾讓其他人為我們拍照!我們也不可能拍攝穿著清涼、暴露或猥褻的照片,若有人見過此類照片,或我們的影像照片中存在其他人,那就是偽造的,請提供給我們,我們必定提告造謠造假的歹徒!


2018.8.3
當我們外出,歹徒惡鄰(高市灣愛街35,39號)便尾隨跟蹤,不論我們到哪裡都有這個做惡集團的同夥監視我們,還伺機偷拍…例如剛才在"家樂福"賣場就有個理平頭穿拖鞋的中年男子以手機偷拍我們,我們清楚聽到鏡頭"卡擦"的聲音!!這個長年竊聽我們的變態做惡集團(尤其是#灣愛街35號#)唆使其同夥偷拍必定是為了造謠造假(偽造影像)和我們亂扯關係😠😠
如今的app軟體各種修圖功能應有盡有,是個"有圖沒真相"的時代,歹徒惡鄰(尤其是#灣愛街35號#)不知利用此類科技產品對我們做過多少壞事,散佈過多少謠言,破壞誣衊我們的名譽,可惡變態至極!
我們已經被害到没有任何人際關係,不與任何人往來,不論到任何地方都只有我們兩人;而且我們不會單獨行動,24小時都在一起…

孫淑玲(女,出生於1963,09,25)
出生地:高雄市
籍貫:屏東縣




我們26年前的户籍資料





我們倆明明是相識相愛33年的女同性戀,這33年來,朝夕相依,從未曾分開過💖💖……
這批不知哪來的做惡集團(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39號)竟暗地裏不停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和我們亂扯關係!事實上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至今仍不知他們是誰,又為何要長年隔牆竊聽,到處跟踪造謠破壞我們的名譽,工作,人際……甚至隨時伺機綁架我們,致我們於死!!!!!

相關文章:為什麼我們要在網路上公佈個資??
Q:為什麼我們要將身份證件,户籍資料,甚至畢業證書公佈到網路上?
A:因為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到處散播非常可惡可怕的謠言誣衊我們的名譽,例如:我們冒用別人的身份…我們不是陳約伸,不是孫淑玲…我們是外勞、外籍配偶…陳約伸是男的,不是女的……

全世界最變態的歹徒,亦即"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號"的男屋主,這個時常惡意出現在我們眼前的變態男(一個時常戴著鴨舌帽,頭髮花白,年紀約六十幾歲的歹徒)是個精神有病,心理變態,滿手罪孽,滿心邪惡,猥瑣低賤的惡徒!長久以來,這歹徒很惡意且刻意在假冒我(陳約伸),不僅外在打扮模仿我,多年前還曾在我們大門前講電話,自稱他是"陳約伸"!……多麼恐怖的精神病變態歹徒!這麼多年來假冒我的身份,不知做了多少破壞我們名譽的壞事,甚且四處造謠誣指我(陳約伸)假冒一個男的"陳約伸"…既破壞我們的名譽(讓我們不管走到哪裡都引人側目懷疑),還造謠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將我們誣衊成異性戀…可惡變態無恥至極!
因此我們只好公佈身份證明,搭配户籍資料及畢業證書,證明我陳約伸是女性,從未更改過姓名。我們倆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祖先來自中國大陸,從出生至今54年,不曾出過國門,每一天都在台灣這個島上渡過。淑玲籍貫屏東,我陳約伸籍貫高雄,我們既非外勞,更非外配!!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理由:我們所遭遇的不是普遍的做惡集團,有許多不肖公務人員(包括警察)都是他們的共犯同夥,我們的個資對他們而言早已不是秘密,可怕的是他們還偽造文書和我們亂扯關係,甚至變造偽造我們的身份(事實上我們根本不認識任何歹徒,至今仍不知他們是誰)…因此,如果只有歹徒知道我們的個資,一般正常人卻因無知而被這個做惡集團欺騙矇蔽,誤信他們的謊言,甚至被拖下水成為其共犯,對於我們而言是比公佈個資更危險的事情!!
陳約伸的國中及鳳商高職畢業證書

 孫淑玲的國小畢業證書
孫淑玲的國中畢業證書

(孫淑玲的雄商夜校"結業證書",以及"資格證明書")



Q:為什麼我們要公佈26年前,我們在台北的户籍資料?
A:為了證明我們倆是在一起32年的女同性戀!!這是我們倆所擁有最早的共同户籍資料證明。
户籍資料上以紅線圈劃的就是26年前我們在台北的居住地址,那是我們自己買的屋子,位於吳興街320巷,我們在這裹居住了2年,搬進去不久即感到不對勁,開始懷疑有不明人士在盯梢我們…(詳情見“我們的四季(春)“)……但這並不表示這個做惡集團是從此時此地開始對我們做壞事,或許時間還要往前推,只是我們當時没警覺。但可以肯定的是,打從此時此地開始,這批歹徒做惡的軌跡延續至今,做惡手段一脈相傳,幾乎没有改變:竊聽跟蹤、闖空門偷竊搞破壞(通常是電器用品)、偷裝針孔攝影機、偽造文書影像、隔牆竊聽(包括電話竊聽)竊錄我和淑玲的談話,變造我們的談話內容,再去散播造謠毁謗我們,破壞我們的名譽、人際、工作…所有一切,不論有形或無形!
…最可怕的是暗地裹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事實上我們的生活與人際單純至極,根本不認識他們,也不知道是誰在加害我們)…於是我們被害到莫名其妙,直到今天(2017/7/3)我們倆依然是既無辜又無知的純粹受害者!!




Q:為什麼我們要公佈“同性伴侶證“,且表明我們是純粹女同性戀的事實?
A:因為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這個做惡集團不停在現實中及網路上散播謠言,誣指我們不是同性戀,而是異性戀在網路上假冒同性戀(詳情見"我們在FB的遭遇")…為了證明我們確實是女同性戀,只好公佈同性伴侶證且表明我們是純粹女同性戀,並非雙性戀,更非異性戀!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曾和男人有過性行為,稱為"處女",那我們倆就是"老處女"!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2001年我們自台北搬回高雄之後,才驚覺這批喑中謀害我們的歹徒不僅造謠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還把不知哪來的小孩造謠到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女同性戀頭上,如此邪惡的犯罪手段多麼變態無恥,匪夷所思,令人做嘔!
因此,無論我們多麼害怕恐懼也要極力表明事實,揭發歹徒的犯罪惡行,控訴到底,即使會喪失性命!(這批歹徒本來就是要謀害我們至死)
而當我們表明事實之後,這批歹徒便造謠我們仇視異性戀、仇視小孩,或者幼年時受過傷害,因此仇視男人,才會變成純粹的女同性戀…
可事情的真相是:我們倆成長過程中從未曾受過"性"傷害,我們的心裡不存在任何陰影,我們沒有仇視男人或小孩,更没有仇視異性戀(我們只仇視這批無端無理加害我們的歹徒,我們不認識他們,也不曾有瓜葛,他們卻以如此變態恐怖的犯罪手法,這麼長久的時間加害我們甚甚,把我們害到一無所有,徹底毁壞我們的人生,如今我們只剩最後一口氣尚未被奪走,這批歹徒依然既不後悔也不縮手,完全喪心病狂,泯滅天良!)……我們天生就是女同性戀,對我們倆而言,這是一種再自然不過的傾向,不是後天造成,因此也絕不可能被改變,即使天地毁滅,宇宙的時間到了盡頭,我們也不會變成異性戀或雙性戀!!




Q:為什麼我們要在門牆上張貼公告?
A:除了公告週知,希望附近的住户不再被這個做惡集團(灣愛街35,39號及其共犯同夥)矇蔽欺騙,能夠知道事情的真相;更重要的是希望被我們以刑事罪提告兩次的歹徒惡鄰(共九人)能夠有點羞恥心,趕快去反告我們…如果我們以不實的指控誣告了他們,他們就應該反告我們,甚至只要拍下我們大門公告的照片,就可輕易提告…不料3,4年過去,歹徒惡鄰因為造了太多謠言,偽造了太多文書影像和我們亂扯關係,做賊心虚,至今不敢反告我們…仗著不肖惡勢力撐腰,警察不會(或不敢)將他們繩之以法,依然不停竊聽跟蹤我們,造謠破壞我們的名譽,伺機綁架謀殺我們,意圖致我們於死,可惡變態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