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我們家不是他們家,我們也不認識他們,隔壁這户(高雄市灣愛街35號)究竟是哪裡來的變態惡徒?!


這是我(孫淑玲)的母親孫蘇珠霞於2010年過世後遺留下來的屋子,我們在40年前買下這棟透天厝(二樓三),居住至今。我母親過世後,產權便過到我住在台北的大哥(孫銘源)名下。歹徒惡鄰(灣愛街35號)7,8年前惡意搬到我們隔壁,無所不用其極對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做壞事(竊聽跟蹤,到處散播謠言破壞我們的名譽及所有的人際),還想搶奪侵佔我們家的屋子,不停夥同灣愛街上的共犯住户及不肖公務人員(包括警察)造謠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甚至造謠我們家是他們家所有,可惡至極!昨晚他們又在對其同夥造謠,慫恿其同夥對我們做壞事,其同夥甚至建議35號的歹徒闖空門將我們家的鑰匙換掉,好讓我們不能進屋…這是什麼恐怖歹徒?他們想偷搶什麼東西,就先造謠那是他們家的!就連我們兩個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既無往來也無爪葛(更遑論糾紛)的女同性戀,他們都敢不停造謠造假(偽造文書)亂扯關係😠😠這完全是强盗綁架犯的犯罪心態及手段…好可怕的變態歹徒!為了綁架陌生人、搶奪陌生人的產業無惡不做,無謠不造!這是我們家,不是他們家,我們不認識他們,他們憑什麼敢把惡事做得如此無法無天,如此囂張?!難道就憑他們是集體犯罪且有惡勢力包庇,還有精神病的變態歹徒嗎?!
這7,8年來已經發生多次,他們的同夥誤信他們的謊言,被他們詐騙之後,就會要他們拿鑰匙來將我們的門打開……我們不認識他們,既無往來也無瓜葛,他們是誰呀?!有什麼資格拿著竊賊用的鑰匙來開我們家的門?!這種無恥竊賊太恐怖!明明是闖空門的歹徒,還編造可怕謊言和我們亂扯關係,誣指我們是他們家什麼人,或我們家躲藏著他們家什麼人,或造謠我們家為他們所有,我們是霸佔他人屋子的房客……這麼恐怖變態無恥的歹徒,已超乎人類極至!
為了侵佔搶奪我們孫家這間40年的老宅(高雄市灣愛街37號),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無所不用其極造謠破壞我們的名譽,每天竊聽吵鬧恐嚇我們,意圖使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心生恐懼,不敢再住在我母親(孫蘇珠霞)遺留下來的透天厝裡!這種犯罪手段,太可怕太變態太無恥!

這户犯罪做惡之家(灣愛街35號)不是普通歹徒,他們是綁架殺人魔,而且一定是強暴犯!他們究竟在暗地裡偷竊搶奪過多少人?謀害謀殺過多少人?!恐怕連他們自己都數算不清!
表面做水電(或包水電工程),暗中無惡不做,這户犯罪之家,是這20幾年來我們所見過把犯法犯罪惡事做得最高調的歹徒,彷彿他們是握有生殺大權的天皇老子,可以隨意偷竊搶奪我們人單勢孤的受害者,除了曾聚眾到我們門前的嗆聲恐嚇:竊聽妳們又怎樣?…報警找死...且數度攻擊我們的大門,恐嚇我們不可在自家屋內控訴他們的犯罪惡行,甚至不可發出較大聲響妨礙他們竊聽之外,還曾不知向誰怒吼,叫法官和檢察官到他們家去講…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究竟誰有權利號令法官及檢察官到他們家去講?…總統都没有這種權利!這户做惡之家(灣愛街35號)究竟是惡勢力包庇,以致如此狂妄囂張,或是壞事做太多,導致妄想瘋狂? 還是現今台灣的檢察官及法官在這種大字不識幾個的惡徒眼中根本是狗屎不如,猶如他們家的奴才,可以任他們呼來喝去?!…我們兩個純粹無辜無知的受害者完全不解,是誰讓歹徒如此囂張?如果法官檢察官都不放在歹徒眼裡,警察又算什麼?難怪歹徒(灣愛街35號)敢聚眾在門外恐嚇我們:報警找死!…

全世界最變態的歹徒,亦即"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號"的男屋主,這個時常惡意出現在我們眼前的變態男(一個時常戴著鴨舌帽,頭髮花白,年紀約六十幾歲的歹徒,是個精神有病,心理變態,滿手罪孽,滿心邪惡,猥瑣低賤的惡徒!)長久以來,這歹徒很惡意且刻意在假冒我(陳約伸),不僅外在打扮模仿我,多年前還曾在我們大門前講電話,自稱他是"陳約伸"!……多麼恐怖的精神病變態歹徒!這麼多年來假冒我的身份,不知做了多少破壞我們名譽的壞事,甚且四處造謠誣指我(陳約伸)假冒一個男的"陳約伸"…既破壞我們的名譽(讓我們不管走到哪裡都引人側目懷疑),還造謠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將我們誣衊成異性戀…可惡變態無恥至極!

我們不知道這世上是否有男的,身份證上的姓名和我一樣是#陳約伸#?但肯定不是他們家(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號),更絕對不是他們那最變態的男屋主,為多年前當我們到警局提刑事告訴時,警察在電腦上秀出被告的口卡資料供我們指認,我們看到這户表面包水電工程,暗中無惡不做的犯罪之家,他們的姓氏是~~林...和我們的鄰長同姓。

如果有人造謠:"灣愛街35號"這户表面包水電工程(沒有掛招牌),暗中無惡不做的犯罪之家已經搬走…那是天大的謊言!他們自從八年前搬到35號,惡意當我們鄰居,直到今天,從不曾搬走,從没有一時一刻停止對我們做壞事!依然每天既竊聽我們又吵鬧我們,每天在我們門邊或門前叫囂;每天把他們一屋子的吵鬧聲以高科技犯罪器材透過牆壁傳進我們屋裡,吵鬧我們…依然把他們開關鐵捲門時,馬達所發出的聲音擴大成轟雷一般的噪音…依然時常在我們進出門時,惡意出現在我們眼前,除了恐嚇驚嚇我們,依然隨時伺機要攻擊綁架我們……
這家子歹徒敢把惡事做到如此無法無天,惟恐我們受害者不知道,是因為太多不肖公務人員都是他們的共犯,包括警察及鄰里長!
我們會形容#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號#這一户的男女屋主是低賤歹徒,不是因為他們的職業,而是因為他們不知羞恥的犯罪手段。
他們表面"包水電工程"只是一種掩護,暗地裡是無惡不做的歹徙;假裝是善良百姓,實際上是做惡集團的同夥。因為賺的是犯罪不義之財,所以他們很有錢。
但是我們很鄙視不齒他們,因為他們的犯罪手段很低賤無恥!除了長年隔隔牆竊聽我們,跟蹤尾隨、到處造謠破壞我們…還時常闖空門,無所不偷竊(連半包鹽都偷),甚至經常破壞我們的電器………。
最令人做嘔的是:造謡造假 (偽造影像、文書) 和我們兩個女同性戀亂扯關係,到處破壞我們的名譽!!
事實是: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既無瓜葛也無往來,至今仍不知他們是哪來的變態惡徒!如此無恥,毫無人類該有的羞恥心!




我們孫家40年的老宅(高雄市灣愛街37號)從未曾出租給任何人
我們家(高市灣愛街37號)從未曾出租給任何人,我們也從來不曾和任何人簽署過任何有關這屋子的租賃契約,
若有人見過此類文書,那就是偽造的,請提供給我們,我們必定提告造謡造假的歹徒!
自從我母親孫蘇珠霞於2010.5.4日過世後就只住著我孫淑玲與陳約伸兩個女同性戀,別無他人!
自從我母親(孫蘇珠霞)過世之後,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號)就不停造謠他們家有什麼人躲藏在我們屋內,(甚至造謠我們家住著體重一百多公斤的巨人…) 事實上我們兩人的體重加起來還不到九十…( 詳見:沒有白頭髮的人不見得比較年輕! )
變態歹徒惡鄰(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39號及其同夥)編造許多虚假情節和我們亂扯關係,誣衊我們的名譽!!可惡邪惡變態至極!!……
我們家一直只住著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別無他人!我們也不認識任何歹徒惡鄰,更從未有往來或瓜葛!因為我們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是在暗地裡加害我們的歹徒,不可能給他們任何機會和我們真正扯上關係,他們不停在暗中不停散播謠言,破壞我們的所有人際,長達二十幾年的迫害,從台北到高雄,這個做惡集團早已把我們害到一無所有,也無任何人際!我們不與任何人往來,屋子不可能有第三人,除非是闖空門的竊賊!
當我們出門之後,會打開我們大門,出現在我們屋內的~~就是闖空門的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及其共犯同夥;我們每天進出門或開關大門都膽颤心驚(因為鄰居都是變態歹徒),因此我們也不可能站在門外和任何人聊天!若有人見過類似的影像照片,絕對是偽造的!歹徒惡鄰(尤其是灣愛街35號及其同夥)不僅闖空門偷竊搞破壞,還造謠造假和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女同性戀亂扯關係!可惡至極!!
我們家(高雄市灣愛街37號)不僅從未曾出租給任何人,更不曾讓任何人以看屋子為理由進入我們家!若有人造謠他們曾在2010年之後(亦即我母親蘇孫珠霞過世後)到過我們家看房子,那就是闖空門的歹徒惡鄰竊賊!
我們更從未將大門鑰匙交託給任何人!若有人聲稱擁有我們家的鑰匙,那絕對也是闖空門的竊賊,就是惡意搬來當我們鄰居的歹徒(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一個龐大的,既無恥又變態的做惡集團!
屋子的所有權已登記在我住在台北的大哥"孫銘源"的名下。
我們孫家已經在這裏住了38年,這條灣愛街本來是"鼎中路54巷",我們家是10號。不知何時(我和約伸住在台北時)改成灣愛街,我們家變成37號。
相關文章:我們還住在灣愛街37號,不曾搬走!(這是我們孫家的房子,40年的老宅,不是租來的!)
自從2004年我帶著約伸搬回老家"灣愛街37號",就一直住到現在,從不曾搬走!
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時常造謠我們這户没人住,造謠我們已經跑路…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之後,還詐騙附近住户,指使他們可以來住我們的房子…實際上我們家從未將房子(或房間)出租給任何人!變態歹徒惡鄰,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竟然能夠無中生有到這種地步,真的超乎想像,可怕至極!


相關文章:
我們的大門上最新的公告聲明
這是截至目前依然張貼在我們家(高雄市灣愛街37號)大門上的聲明公告:
隔壁灣愛街(35)號全家都是邪惡變態竊賊。闖空門偷竊還敢造謠他們住這一户。我們兩個女同性戀根本不認識他們,不僅從沒往來而且非常憎惡恐懼!
屋主: 孫淑玲(所有權人是我住在台北的大哥~~孫銘源)


左邊那户,鐵門上方及左右牆面貼有紅色春聯的就是"灣愛街35號",一個犯罪做惡家庭,表面在做水電工程,底子裹做奸犯科。為了隔牆竊聽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女同性戀,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還為了隨時趁我們不在時闖空門偷盗搞破壞,並造謠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惡意搬來當我們鄰居。最終目的就是綁架謀殺我們,並侵佔搶奪我母親(孫蘇珠霞)過世後留下來的這間三樓透天厝!
(註:這張google地圖所顯示的是幾年前的照片,右邊那户(我們家"灣愛街37號")大門上所張貼的是舊公告)

左邊那户,變態無耻的犯罪做惡之家~~灣愛街35號的四樓透天厝。


上方照片中被夾擊在中間,樓層最低的就是我們家~灣愛街37號。
照片中最右方的屋子就是~灣愛街39號。他們將房子隔間出租給灣愛街35號的歹徒同夥,緊鄰兩邊的歹徒惡鄰以竊聽器日夜隔牆竊聽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女同性戀。

張貼在我們家門牆上的聲明公告
這些公告張貼在我們家(高雄市灣愛街37號)的大門上及牆上已經很多年,來往於灣愛街上的人都能瞧見,為了揭發歹徒的犯罪惡行,也為了方便他們去反告我們,我們張貼了這些聲明公告,明白控訴緊鄰我們兩邊的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這個不知哪來的犯罪做惡集團,更別提我們已經以刑事罪提告兩次,報警無數次,以及五、六年來在網路上的聲明揭發……只要是心神正常,還具有人類基本的自尊心及羞恥心的人,也没有做我們所控訴的壞事,必定會去反告我們……










相關文章:
為什麼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虢)至今不敢反告我們?
既知鄰居是歹徒,我們兩個女同性戀為何不搬家?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
台灣及我們家灣愛街37號的位置
我們的大門上最新的公告聲明
張貼在我們家門牆上的聲明公告
我們家(高雄市灣愛街37號)從未曾出租給任何人
張貼在我們家門牆上的聲明公告
刑事提告三聯單
為什麼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到現在還有飯吃?


























































顯示更多心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