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尤其是"高雄市灣愛街35號"這户表面做水電,喑中惡事做盡的犯罪做惡之家,恐怖變態至極,我們連進出家門都不敢經過他們家!
在他們剛搬到灣愛街上(尚未搬到我們隔壁:灣愛街35號),我們就知道他們是在對我們做壞事的歹徒,不可能給他們任何機會和我們扯上關係!!
而這條街大部分的住户都已淪為其共犯同夥,我們不可能與任何人往來!
他們長年集體犯案,集體包庇,集體謀殺我們兩個女同性戀!!
曾有警察及里長,不懷好意提議要帶我們進到"灣愛街35號"去尋找他們裝設在牆上的竊聽器材…被我們拒絕! 搜查歹徒屋內的犯罪器材應該是檢警調單位的工作,
他們這種絕對違背常理的建議,是把我們當傻子還是白痴??....

這個案子最可怕的重點是:我們不認識任何歹徒惡鄰,也不曾與他們有往來瓜葛,至今仍不知他們是誰?他們卻喑中散播謠言,不停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影像,加上闖空門) 和我們亂扯關係,誣衊我們名譽,破壞我們所有的人際,讓我們四處踫壁,走投無路,意圖置我們於死地!甚至隨時伺機要綁架謀殺我們!!可惡變態,邪惡至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