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尤其是"高雄市灣愛街35號"這户表面做水電,暗中惡事做盡的犯罪做惡之家,恐怖變態至極,我們連進出家門都不敢經過他們家!而只要他們門前有歹徒出現,我們也不敢進出家門!對於他們那一家子,我們避之惟恐不及,即使在屋內聽到有歹徒在我們門邊造謠誣衊我們,我們也不敢開門去理論,因為他們是恐佈變態歹徒!
在他們剛搬到灣愛街上(尚未搬到我們隔壁:灣愛街35號),我們就知道他們是在對我們做壞事的歹徒,不可能給他們任何機會和我們扯上關係!!
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和這户表面在做水電,暗中無惡不做的犯罪之家(高雄市灣愛街35號),不僅不認識,且從未有往來或瓜葛,更遑論糾紛!我們的所有控訴都是在我們自家屋內(高雄市灣愛街37號),或在網路上,而非當面!我們從來不曾當面和他們有過任何衝突!
我們早知道他們是存心對我們做壞事的歹徒(且是一個龐大的做惡集團),我們兩個人單勢孤、身材又瘦又矮的女同性戀不可能儍到去和他們當面理論或衝突!我們只會尋求正常管道協助→→就是報警!我們不僅常報警,還曾提過兩次刑事告訴~~詳情請見:刑事提告三聯單

我們至今仍不知他們是哪裡搬來的變態惡徒?!…只知道他們是做惡集團,惡意搬來當我們鄰居。
這七、八年來,這個做惡之家以無恥變態至極的犯罪手段(竊聽跟蹤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集體造謠造假破壞我們的名譽,集體圍困我們,迫害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女同性戀,把我們害到無路可走,生活陷入困境…)
在我們眼裡他們是比鬼還恐怖,糞屎不如的低賤至極的歹徒,他們的屋子是充滿罪惡的糞坑,必定也是冤氣冲天的凶宅!…(我們强烈懷疑這對喪心病狂的做水電的夫妻,曾在他們的屋子裡謀殺過人…)
而這條街大部分的住户都已被收買,淪為其共犯同夥,我們不可能與任何人往來!!
他們長年集體犯案,集體包庇,集體謀殺我們兩個女同性戀!! 
曾有警察及里長,不懷好意提議要帶我們進到"灣愛街35號"去尋找他們裝設在牆上的竊聽器材…被我們拒絕! 搜查歹徒屋內的犯罪器材應該是檢警調單位的工作,
他們這種絕對違背常理的建議,是把我們當傻子還是白痴??....

這個案子最可怕的重點是:我們不認識任何歹徒惡鄰,也不曾與他們有往來瓜葛,至今仍不知他們是誰?他們卻不停竊聽跟蹤,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且不停散播謠言,造謠造假(偽造文書影像,加上闖空門) 和我們亂扯關係,誣衊我們名譽,破壞我們所有的人際,讓我們四處踫壁,走投無路,意圖置我們於死地!甚至隨時伺機要綁架謀殺我們!!可惡變態,邪惡至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