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我(孫淑玲)的年紀還比陳約伸大三個月!

我是孫淑玲,今年54歲(2017),我的母親"孫蘇珠霞"於2010年過世,如果她到今天還活著也已經九十七歲了。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這個變態做惡集團竟造謠我的女同性戀伴侶"陳約伸"是我母親…真的很可惡!陳約伸還比我年紀小三個月,只因為身體狀况不好,加上父母遺傳,早就有白頭髮…
我們兩人先天及後天的條件差,都長得又瘦又小,兩個人的體重加起來不到90公斤 …(其實我倆身高差不多,出門在外時,我看起來比陳約伸高,是因為我穿了比較高的厚底鞋)...加上長年被迫害,健康情況更差,只剩一口氣,全部用來揭發控訴歹徒惡鄰(高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做惡集團對我們所有無恥邪惡的犯罪惡行……
只是我們孫家的遺傳就是不容易有白頭髮…我母親九十歲過世時頭髮還未全白……
為了和我們兩個完全不知他們是誰的女同性戀亂扯關係,徹底破壞我們的名譽與人際,這批歹徒無謊不說,無謠不造,真的可惡變態至極!!

我(孫淑玲)的體重以及我親手縫製的衣服

我是孫淑玲,我目前的體重是我這輩子“最重”的。
民國75年我從高雄老家(高雄市灣愛街37號)上台北找約伸(當時她在松山税捐處上班),有好幾年的時間體重都只有35公斤,身體狀況也很差…在台北十幾年間,慢慢調養,18年前搬回高雄,體重也只有45公斤;14年前我們從明誠路某棟大樓搬回老家(灣愛街37號),體重也還不滿50公斤;經過幾年才超過50公斤(這是常吃澱粉的結果)…
歹徒惡鄰(灣愛街35)最變態的男、女屋主,今天中午(2018,10,18)竟然在我們大門邊對其同夥造謠我(孫淑玲):比以前瘦……以前多麼胖……??!!
真是他娘的變態至極!
我這輩子還不曾像現今這麼“重”過,過去的我比較瘦!
況且我們又不認識他們,我們胖或瘦又干他們什麼事?!
為了破壞我們的名譽,變態歹徒不停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甚至錯亂我們的身份,誣指我們是張三或李四,與他們有什麼骯髒瓜葛……
如此胡亂造謠,簡直可惡變態至極!

這張照片是我剛上台北時(民國75年),我和約伸上陽明山所拍攝,當時的體重只有35公斤。


2018.10.18 約伸為我拍照(高雄市公園),目前的體重是我這輩子最"重"的!



我(孫淑玲)把縫紉車從三樓搬到二樓,我母親生前的臥室裡。因為三樓的鐵皮屋頂被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號)在7,8年前蓋違建時惡意破壞,下大雨時多處會漏水,為了避免我的縫紉車被雨水淋濕,於是搬下二樓;往後我就在這裡裁製縫紉我的衣服。
因為我們長年被迫害,除了生活必需的開銷之外,並没有多餘的錢買衣服,只好拿我母親遺留的布料及我和約伸當年住在台北時所買的布料,為自己製作衣服。我身上所穿的每件衣服,都是我自己縫製的(冬天外套除外)。






手邊的衣服已縫製完成,今天2018.10.18)穿出門並要"約伸"幫我拍照po上網。必須如此大費周章是因為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這個不知哪來的做惡集團,除了長年隔牆竊聽,跟蹤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還時常闖空門偷竊搞破壞,翻動偷走我的版樣,造假和我們亂扯關係…甚至造謠我穿的衣服是他們幫我做的…事實上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從未有往來或瓜葛,這麼無恥的謊言也編造得出來!我外出穿的每件上衣都是我自己打版,一針一線縫製的!他們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又有什麼機會幫我們做什麼?!我們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是在加害我們的歹徒,怎麼可能讓他們有機會和我們扯上關係?!真是變態無極限,這批惡徒看我們倆人單勢孤好欺負,就把對我們做壞事當成應該的,還隨時伺機要綁架謀殺我們…可怕可惡至極!!

這件衣服是我以母親遺留下來的旗袍布料縫製的。

我們從來不需要瘦身、健身,也從不"養生"!


我是孫淑玲,我和約伸從小都是瘦弱體質…(我是家中老么,我母親40幾歲生下我,我是我們家兄弟姐妹當中最矮小,身體狀況最差的)…
約伸雖然有一個疼愛她的母親,但因父親早逝,家庭經濟狀況不好---她的母親身體也弱---約伸從小就體弱多病…因此對我倆而言~~"減重"是永遠没有必要的!只要稍不注意,我們的體重就會直線滑落……因此讓我們的身體健康起來,是我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
我們不僅從來不需要減肥(我們需要的是增加體重),也從來不健身或養生……我們騎腳踏車是不得已,並非為了運動…因為長年被一批不知哪來的惡徒迫害,導致生活困頓,除了腳踏車,我們買不起其他交通工具……
至於養生,那是不愁吃穿的幸福人才要煩惱的事,對於我們兩個隨時都會被迫害至死的人而言,是個笑話!






相關文章:為什麼我們要在網路上公佈個資?
相關文章:我們的身份證件及户籍資料
相關文章:我們的同性伴侶證及公文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