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我們還住在灣愛街37號,不曾搬走!(這是我們孫家的房子,40年的老宅,不是租來的!)

自從2004年我帶著約伸搬回老家"灣愛街37號",就一直住到現在,從不曾搬走!
歹徒惡鄰(灣愛街35,39號)時常造謠我們這户没人住,造謠我們已經跑路…造謠和我們亂扯關係之後,還詐騙附近住户,指使他們可以來住我們的房子…實際上我們家從未將房子(或房間)出租給任何人!變態歹徒惡鄰,我們根本不認識他們,竟然能夠無中生有到這種地步,真的超乎想像,可怕至極!
相關文章:我們孫家40年的老宅(高雄市灣愛街37號)從未曾出租給任何人
我們家(高市灣愛街37號)從未曾出租給任何人,我們也從來不曾和任何人簽署過任何有關這屋子的租賃契約,
若有人見過此類文書,那就是偽造的,請提供給我們,我們必定提告造謡造假的歹徒!
自從我母親孫蘇珠霞於2010.5.4日過世後就只住著我孫淑玲與陳約伸兩個女同性戀,別無他人!
自從我母親(孫蘇珠霞)過世之後,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號)就不停造謠他們家有什麼人躲藏在我們屋內,(甚至造謠我們家住著體重一百多公斤的巨人…) 事實上我們兩人的體重加起來還不到九十…( 詳見:沒有白頭髮的人不見得比較年輕! )
變態歹徒惡鄰(高雄市三民區灣愛街35,39號及其同夥)編造許多虚假情節和我們亂扯關係,誣衊我們的名譽!!可惡邪惡變態至極!!……
我們家一直只住著我們兩個女同性戀,別無他人!我們也不認識任何歹徒惡鄰,更從未有往來或瓜葛!因為我們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是在暗地裡加害我們的歹徒,不可能給他們任何機會和我們真正扯上關係,他們不停在暗中不停散播謠言,破壞我們的所有人際,長達二十幾年的迫害,從台北到高雄,這個做惡集團早已把我們害到一無所有,也無任何人際!我們不與任何人往來,屋子不可能有第三人,除非是闖空門的竊賊!
當我們出門之後,會打開我們大門,出現在我們屋內的~~就是闖空門的歹徒惡鄰(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及其共犯同夥;我們每天進出門或開關大門都膽颤心驚(因為鄰居都是變態歹徒),因此我們也不可能站在門外和任何人聊天!若有人見過類似的影像照片,絕對是偽造的!歹徒惡鄰(尤其是灣愛街35號及其同夥)不僅闖空門偷竊搞破壞,還造謠造假和我們兩個完全不認識他們的女同性戀亂扯關係!可惡至極!!
我們家(高雄市灣愛街37號)不僅從未曾出租給任何人,更不曾讓任何人以看屋子為理由進入我們家!若有人造謠他們曾在2010年之後(亦即我母親蘇孫珠霞過世後)到過我們家看房子,那就是闖空門的歹徒惡鄰竊賊!
我們更從未將大門鑰匙交託給任何人!若有人聲稱擁有我們家的鑰匙,那絕對也是闖空門的竊賊,就是惡意搬來當我們鄰居的歹徒(高雄市灣愛街35,39號~~一個龐大的,既無恥又變態的做惡集團!
屋子的所有權已登記在我住在台北的大哥"孫銘源"的名下。
我們孫家已經在這裏住了38年,這條灣愛街本來是"鼎中路54巷",我們家是10號。不知何時(我和約伸住在台北時)改成灣愛街,我們家變成37號。
















我們家不是他們家,隔壁這户(高雄市灣愛街35號)究竟是哪裡來的變態惡徒?!

我們倆不曾和鄰居往來,更從來不曾進入過任何歹徒惡鄰的屋子裡!
相關文章:張貼在我們家門牆上的聲明公告
相關文章:關於我們家
相關文章:台灣及我們家"灣愛街37號"的位置
既知鄰居是歹徒,我們兩個女同性戀為何還不搬家?
相關文章:大門上最新的公告聲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